行走在茶馬古道

發布日期:2019-04-18 09:38 信息來源:省戒毒管理局 瀏覽次數:

自古開門七件事,柴米油鹽醬醋茶。實在汗顏,茶作為生活日常用品之一,在我眼里不過是作為解渴的飲料,卻不知茶文化源遠流長,博大精深,不但包含物質文化層面,還包含深厚的精神文明內涵。前幾日,因為偶然間拜讀了所內網《十里坪人的茶緣》一文,對茶的又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。

四月初的一個清晨,我邁著輕盈的步履,踩著晶瑩的露珠,帶著連日來的期待與憧憬,和浙中在線的網友們一起探尋位于武義西部山區的茶馬古道。不多時,便出了縣城到了西部山區。車在被濃濃綠意包裹著的崇山峻嶺間的盤山公路平穩行駛著,一路上,聽著帶隊的網友不辭辛勞的講解著西部山區的風土人情和茶文化,兩眼又貪婪的攫取著窗外的山區景色。對于我來說,雖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武義人,卻是習慣了縣城的一畝三分地,很少踏足這縣域西部的神秘土地。此時,除了驚嘆還是驚嘆:那蜿蜒蕩漾出層層綠浪,鑲嵌在翠竹修篁和茂密樹林間的茶園,精致美麗得如同一幅幅畫!而描繪這幅自然壯觀畫卷的,正是一代代勤勞質樸的茶鄉人。

車在一片已披上了整齊黃裙的梯田邊停下,到了茶文化之旅的目的地――白姆鄉水閣村的茶馬古道。

一令蓑衣,一頂尖頭斗笠,一根扁擔,兩只大大的布袋,一雙草鞋,這些,就是早年山區茶農們送茶的全部。一時竟難以深刻體會,只能從老茶農那娓娓的述說中去感知以茶養家的艱辛和不易。

三進的院落,前廳,大廳, 后廳,天井,兩側廂房,古井。聽講解得知:既是祠堂,又是茶行,是民國時期浙江最興盛的茶葉貿易點之一。云集了諸多茶商,通過他們之手,把松陽遂昌金華武義等地的茶葉,源源不斷的銷售到全國各地,加速推動了茶的種植和生產,使茶文化和茶精神,達到了一個新的鼎盛時期。

歲月更迭。商賈云集,南來北往的人流;肩挑手扛,車推馬拉;二十多口炒茶大鍋,日夜不息的柴火——所有的這一切,都和長滿了青苔的水井,芳草萋萋的古道一起,悄然湮沒在了歷史長河中。時光,也把所有曾經輝煌燦爛的歲月,雕刻在茶行一側的具有徽派特色的四合院——茶樓里,馬頭墻依然高聳,但已是人去樓空空悠悠。那吱吱呀呀的沉重木門,蒙上了灰塵的寓意深厚的精致但陳舊的荷葉墩、大斗、雀替、雕欄和窗欞——幾乎已被暗綠青苔和雜草覆蓋了的回型天井,青痕層疊的瓦當和魚形擋水石——無一不向后人訴說著前塵往事。于是,我不敢言語,只是伸出手,輕輕的去觸摸,觸摸那些斑駁的時光。彼時,我駐足深思,這不就是一直在苦尋的本真嗎?

靜思當下,我頭頂榮耀警徽,是國家戒毒戰線上的一名執法者,雖只是萬千執法者中的滄海一粟,終究會被歷史所湮沒,但,這茶馬古道不應該就是自己的寫照嗎?堅守自己的初心,扎根黃土地,任爾東西南北風,只管在戒毒事業的道路上腳踏實地,穩步前行,盡顯壯志男兒的熱血擔當!

回望這深山的茶馬古道,車馬無蹤,可茶香依舊,甚至愈發的香濃……
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湖南快乐十分